字號: [    ] 打印
基層治理更簡約高效!江蘇鄉鎮街道機構減半,平均增加140項權力
時間:2021.03.02 來源:江蘇機構編制網
   

通過去年力推的“三整合”改革,江蘇1258個鄉鎮(街道)普遍構建“1+4”簡約高效治理模式。新華日報·交匯點記者27日從江蘇省委編辦獲悉,全省鄉鎮(街道)機構由18254個減少為9392個,精簡48.5%,改革后平均每個鄉鎮(街道)設立7.5個機構;平均賦予鄉鎮(街道)38項行政許可服務類事項、102項行政處罰類事項;市縣兩級共有2221名行政編制、7256名事業編制劃轉至鄉鎮(街道),另下沉人員21847人,平均每個鄉鎮(街道)增加2名行政編制、6名事業編制,19名下沉人員,保障基層事情基層辦、基層事情有人辦。

  去年,江蘇推進基層整合審批、服務、執法力量,通過職責準入、權力調整、資源下沉、全員培訓、考核評估、信息共享等6大機制,形成“加強黨的全面領導、審批服務一窗口、綜合執法一隊伍、基層治理一網格、指揮調度一中心”治理模式。

  全省95個縣(市、區)先后出臺職責事項清單,明確鄉鎮(街道)事權,對縣鄉兩級共同承擔的事項分清主次、明晰權責。清單之外,確需委托或者交由鄉鎮(街道)承擔的職責事項,需由縣級職能部門書面申請、市級機構編制部門審核后,由縣級黨委政府批準實施。這種制度設計,把牢基層職責事項“入口關”,遏制上級“甩鍋推責”。

  為了完善基層治理功能,江蘇為鄉鎮(街道)精準賦權。省級《賦予經濟社會管理權限指導目錄》,確定369項可下放給鄉鎮(街道)的縣級行政權力,其中許可服務類46項、行政處罰類323項,供各地按需賦權。賦權工作包含動態調整機制,如發現鄉鎮(街道)無力承接或造成企業群眾辦事不便,縣級政府應適時調整。各地還要按照“誰審批、誰負責”“誰主管、誰監管”“誰行權、誰擔責”的原則,切實履行相關事項的事中事后監管職責。

  結合權力下放,各地按照“編隨事轉、人隨編走”的原則,自上而下跨層級調劑行政編制和全額撥款事業編制給鄉鎮(街道)。對于無法調劑的參公事業編制等,則通過人員下沉、“縣管鎮用”的方式,加強基層一線力量。與此同時,蘇州等地推動派駐機構屬地管理,除中央有明確要求外,上級派駐鄉鎮(街道)機構原則上一律實行屬地管理;仍實行派駐體制的,將鄉鎮(街道)對派駐機構年終綜合考核的權重提到50%以上,讓基層能夠“說得上話、辦得成事”。隨著事權的下放,同步給予鄉鎮(街道)財力支持。比如,揚州市將每年增加鄉鎮(街道)各類財政資金約1.3億元,提升基層經濟發展、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能力。

  為了讓基層干部盡快適應新模式,各地做好權限下放后鄉鎮(街道)工作人員的業務培訓。截至2020年底,全省共組織各類培訓1626次,其中安全生產執法等專業性較強、責任重大的業務為培訓重點。

  本次改革,鄉鎮(街道)原有約30個行政機構、事業單位,整合成79個職能機構,內部不設科室,編制分類管理、人員統籌使用,既符合基層實際,又可解決“忙閑不均”問題。各地編辦指導鄉鎮(街道)建立科學系統的內部綜合考核制度,實現各類人員同崗同獎。各地還以“三整合”改革為契機,規范針對鄉鎮(街道)的評比達標、示范創建等活動,切實減輕基層負擔。

  為了基層治理更加高效智慧,各地利用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現代技術,建立集“實時監控、信息歸集、研判預警、分派處置、協調聯動、督查考核”等功能于一體的綜合指揮平臺。 

  江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、編辦主任俞軍表示,今年江蘇將把完善“三整合”改革作為重點,在全省鄉鎮(街道)中選擇一批改革示范點,總結推廣示范經驗,并制定不同類型鄉鎮(街道)改革標準,為江蘇“爭當表率、爭做示范、走在前列”提供強有力的體制機制保障。
天津市河西區友誼路30號   郵政編碼:300061    津ICP備15007181號-1
中共天津市委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版權所有 Copyright@2015All Rights Reserved
技術支持:  天津市信息中心
日韩一夜毛卡片欧美一夜,亚州第一综合,日韩分类第一页